弘法使者2010年度活動回顧
柏林寺生活禪體驗營 - 參加者後感


余卓善
在生活日修行
佛法是什麼呢?禪宗認為佛法是生活,是一念,是青山,是綠水。只要我們能專注於當下,即能明心見性,體悟佛道。

寺院生活
今年七月十九日,我們一行五十位香港青年人來到河北柏林寺,和來自全國各地的青年人進行第十七屆生活禪體驗營。生活禪體驗營的宗旨便在教導佛弟子,將佛法、將禪的意義落實於生活之中。
在七天的寺院生活裡,我們和出家人一樣,過著極嚴謹的生活。早上四時起床,五時做早課。上、下午就分別聽來自各地的高僧大德開示佛法,學習禪修等等。下午還得上晚課,晚上還有晚修。寺院裡的生活比我想像中要刻苦很多,開始的時候真的很不習慣。我從來未想過,一天可以是如此的漫長。每每到吃午齋時,我便以為是晚膳了。七天下來,不看錶就不知人間何日。後來習慣了,才慢慢體味到這一種平淡而有規律的生活,是一份幸福。
平時在香港,早晚忙碌,不分晝夜。吃飯時總得開著電視看新聞,或對著電腦拚命趕工。該吃飯時不用心吃飯,吃飯而不知飯味。慧海禪師曾答有源律師有關修道之事。禪師答曰:「饑來吃飯,困來即眠。」這個看似簡單的事情,很多香港人都做不到。在寺院裡,一日三餐都是個全新的體驗。

佛法如何落實生活
很多人以為禪修是高深莫測的。我以前也以為禪修是要找一個安靜,不受打擾的地方打坐才叫禪修。直到淨慧老和尚卻提出生活禪,我才明白修行的意義。他認為我們一日二十四小時,不論吃飯睡覺,只要專注當下,心無旁騖已是修行。老和尚認為:「修行很簡單,當修行變得複雜時,便離開了本源。」
禪宗的修行,最注重心的培養,因為心有無比的力量。淨慧老和尚引用華嚴經的經文:「若人欲了知,三世一切佛,應觀法界性,一切惟心造」來說明心的力量。細讀此經文後,我突然明白到,所謂痛苦與快樂並不是真實存在的。天堂和地獄其實在於心的一念之間。忽然想起之前到柬埔寨,探望患有愛滋病的孤兒的事。那些孩子都知道自己患有愛滋病,並須每天定時食藥。他們雖歷盡苦難,但他們的笑容比任何香港的孩子都要多,都要燦爛。那些我們以為苦的事,他們並不以為然。
有時,在物質豐盛的大都會裡,我們反而生活得比窮鄉僻壤裡的農民更苦。記得陳奕迅有一首歌,其中幾句歌詞提到:「曾付出幾多心跳 來換取一堆堆的發票 人值得命中減少幾秒 多買一隻錶」香港有多少青年人,為了一個名牌手袋,為了一件名牌衣服,犧牲了和家人相處的時間,犧牲了自己的青春在自己毫無興趣的兼職上?
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呢?既然擁有更多物質並不能使我們更快樂的時候,我們真正須要的又是什麼呢?也許,我們須要什麼不是一個正確的問題。我們應該問我擁有什麼,我可以布施什麼?

為善最樂
世上最快樂的人不是擁有最多的人,而是施與最多的人。「為善最樂」是本屆的主題。然而在日常生活中行善,又要使自己心生安樂,有幾點是要記住的。其中我認為最重要的是,忘記你所施與的。在美國留學期間,我去大峽谷旅行。回程時,因為巴士遲到了,晚上一時才到達我所居住的城市。當時所有公共交通服務都停止了。我向一位我曾經幫助過的朋友求助,但他因為太晚了而不想出來接我。被迫滯留在巴士站的時候,我心裡真的很難過。後來有一位朋友告訴我,幫過別人的不應記在心上,計算著他人的回報。要不然,之前善行會因為得不到回報而成為你的苦惱。
希望大家能將佛法落實生活,把「為善最樂」作為自己的座右銘,為這個世界多添一點喜悅。

李真錦
經歷七天的柏林寺生活禪體驗營,了解更多的不只有寺僧的生活,還有對襌與佛教的認識及認同。在參加生活營之先,一直對佛學中放下、解脫等的思想感興趣,但一直只停留在感興趣的階段,只覺這種面對人生的思想會對人生有正面影響,卻僅只而已,一直沒有作更深入的了解。直到在網上看到柏林寺體驗營的網上宣傳,覺得這會是一次讓我更了解佛學,當然最初是被體驗營的價錢吸引,並且能到北京的景點觀光,對於未嘗出遠門的我來說吸引很大,也曾害怕寺院生活會異常沉悶,但覺得總會是一次難得的經歷,因此便報名了。事實也證明,七天的寺院生活乃不枉此行,得著很多,回想起來,其實覺得在寺院中的感覺比在北京遊樂要好得多,是七天的柏林寺院生活讓我讓我了解更多,包括自己,包括禪與佛教,甚至是對世界的了解,在下面會簡單說說。因此,在這裡必須要感謝空師,感謝柏林寺,感謝弘法使者,感謝柏林寺的義工,讓我有機會參與這次非常難得的旅程。

在柏林寺的七天,自覺對當中不少講座感到相當沉悶,但無損我對這七天的正面評價,我覺得感受更多的是當中的氣氛,特別看到高僧大德的時候很能感受到智慧和慈悲,當然也有些講座叫我得著不少,特別是空師那些。總之,這次旅程讓我初步認識了佛教,希望我對她的理解大致正確。我特別想說兩點,就是上面所說智慧和慈悲。我在這幾天得到的是,智慧是面對困難的正確思維與及解決問題的能力,而慈悲則是愛人愛世界的心。兩者是相輔相成的。要慈悲必須有智慧,而智慧使你能行更大的慈悲。這兩點是個人一直所缺乏的,慈悲之心還有一點點,智慧卻十分之低,對於某些事情太過著眼,太過執著,亦有太多妄想。因此一直過得並不快樂,在柏林寺之後,便確認了這個苦的來源,儘管現階段仍不能著實做到放下,但我確信當中的道理的正確的道路,並會朝著這個方向一直前進,希望真正達到離苦得樂。離苦之後,便能把問題看得更清楚,有便於解決問題。此外就是慈悲之心了。慈悲之心某程度建築於智慧之上,有智慧我們能理解,能體諒,能明白,便會放下對很多人的仇恨,厭惡,從而去愛別人,理解別人的處境,這樣不單對別人有益,對自己離苦也有很大幫助。其實兩者在每人內心深處都播有種子,我們要做的是把這些種子培養好,自利利他,離苦得樂。以上是對佛學的一些初步了解。

在對佛教作為宗教方面我仍是不十分了解。那些神佛究竟是否存在?但老實說,我認為他們是否在我們身邊,是否實際存在並不太關心。他們實際存在與否,都無損無礙他們的精神與感染力對人的正面影響,他們的精神,慈悲,智慧無論如何都透過他們的名稱、佛像等的實體形式流傳下來,能感染人的心靈,老實說,在本以為沉悶到不行的早課中,在每次復唸觀音菩薩大名的時候我都有莫名的感動,可能便是因為她的精神感染我吧。總的來說,我現在已是大半個的佛教徒了。有想過要在營歸依,卻覺得有點太快,覺得應該對自己及佛教了解更多的時候再作決定,故此希望自己會主動認識更多吧。

這個旅程,得著很多。認識佛教,認識自己,認識世界,而且認識了不少新朋友,有內地的朋友,有香港的團友,大家都很可愛可親,另外認識了祖國的首都北京。實在非常非常值鬼的一次旅程!有機會的話,實在非常非常希望能再次參與!再次感謝空師,柏林寺,弘使,柏林義工與及所有在旅程遇到的各位朋友!有緣再見!阿彌陀佛!

劉耀華
這十二天是人生難得的經驗,過堂、早晚課、坐禪、傳燈、行腳,由不知何物,到開始明白它背後的意義,感恩得到每一個寶貴的經歷。另外能夠認識到香港以及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我也感到無比的喜悅,更高興的是對智慧、慈悲有更真切的理解。

對於過堂,我的記憶猶新,首天吃光了飯菜,行堂的師兄還指指碗中,多不明所以的,直到他為剩下只有油的那碗注了點水,我才明白他的用意。只是那都是油,喝下去哪成哩。一次又一次,我們把光潔的碗疊在上,只是在第二天,菜的味道比較好,我把飯都混到菜裡,飯後看到吃精光的碗子便開始明白,我們得感恩布施者的一切。吃飯重點不在於味道,而在你是否感受到別人的心意,記得有天過堂每樣菜都是辣的,看著眾師兄吃得滿頭是汗,雖說有點暗裡叫苦,只是我看到大家臉上的笑容,不只是苦,當中更有喜樂,那是多世修來才得同堂的苦中作樂。

早晚課原是最不明所以的,特別是首天胡胡混混的坐了一天車,天未光便起床的念,多不明白的,連念到哪兒也未知曉,多氣人的,跟師兄談了這問題,他說那也是功德,是為眾生念的,半信半疑的晚課去,如是者一天一天的過去,對於梵文也上口了一兩段,開始不太用神思考早晚課的內容與目的,便開始感受到它給人的寧靜安泰、祥和滌淨,直到後來幾天因事不能出席晚課有所感惜。

法師告訴我們智慧來自心靜。坐禪時心靜、行禪時心靜,一舉一動,只要心能夠靜下來,智慧就能彰顯,營中常唱《生活禪曲》:「若無閑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」便是那種心境。傳燈那夜,那位護燈的師兄輕輕的唱著這曲,那時我深深的感受到靜是甚麼的一回事。風大不大沒關係,因為他專注的是護佛燈,暫滅了多少也沒關係,因為他專注的是護當前的佛燈。

因為此程十二天,又值暑間,想得總必有人抱恙,我所修的是中醫,當然也得一盡所學,就在醫患關係建立的過程中,重新的理解甚麼是慈悲。我在參加這體驗營前的一段時日已開始不感麼吃肉,只吃魚,只想少點殺生,只是有天看到魚販宰魚時,我有點困惑,只吃魚是殺生少了嗎?我把這帶到柏林禪寺。營中有人身體不適了,我們義務使然,只是為著解決了問題其中有點虛榮感的,直到有次一位義工師兄出手,就是我們也奉他若神,老是留著他,那時已是一點多了,明天他比我們要更早起床,只是我看到他的無私,寧願少睡也為著我們多駐足。我想到文殊閣內的橫額:「感悟人生,奉獻人生」,也想起老和尚說它是「慈悲」比較淺白的一種表述。慈悲是全心全意的奉獻,不在意自己得到多少回報,也不著緊自己付出了多少,著眼的是別人能受到多少福蔭;同樣不吃葷不只是憐憫,更是要惠澤之,無論受惠者是否感受到恩惠,行善、奉獻當中得益最大的都是自己,能令他人得到改善,自己便會得到無限的喜悅。這也是第十七屆柏林禪寺夏令營的主題。

感恩,有幸得如此因緣。

馮擎峰
“無有定法”應該最能概括我經歷今次柏林寺生活禪體驗營之旅的感想。

我今次參加這個活動的主要目的就是要親身體驗正信佛教的道理、佛教思想與其他宗教的分別及佛教在傳道佛法的身份。很開心這些問題我都能在這次旅程中得到解答。

首先分享我所領悟到的佛教的中心思想。在經過數堂佛學講座及幾位法師的開示,我覺得學佛其實就是要學懂駕馭自己的心。我們的心是善良,世界就是善良;我們的心是奸狡,世界就是奸狡。人生在世,我們做任何事情總不能離開生活,要得到真正的智慧,就要從日常生活著手。哪要怎樣生活才對?我認為我們要投入生活、享受生活、體味身邊的一事一物。只有活在一個美好的世界,我們才能安心去做每一件事情,而這個美好的世界要靠我們的心去創造。懂得包容、寬恕、理解就能消除很多生活中不必要的煩惱,人就自然能安靜下來。一個安靜的心才能看清事物,繼而再去追尋更高的智慧。

這些我理解出來的道理,其實也是很多宗教/學說的中心思想。天主教講包容、基督教講愛、儒家講仁、道家講大道,云云眾多學說所說的,都是要我們學懂駕馭自己的心。真正做到境隨心轉,是離苦得樂的最重要一步。佛法其實也只是其中一個法門,要達到離苦得樂,並沒有一個特定的方法。佛法也不是一本單純的說明書,就算按部就班的跟著做,也未必有用;甚至可能會本末倒置,太過注重於佛經所說的,而將正常生活搞得一塌糊塗,非但不能離苦得樂,反而是自找麻煩,增添煩惱。所以我認為我們應該以生活為主,在日常生活中以謙虛的心不斷學習,這才是真正的“方便法門”。我想佛教徒都明白這個道理,所以佛教比其他宗教更少搞宗教迷信吧。

在北京的旅程中,我有機會向衍空法師詢問有關“佛教在傳道佛法應是什麼身份”這個問題。我問:“佛教應是以一個教育機構的身份,還是以一個宗教形式的身份傳授佛法?”衍空法師的回答是:“一輛車不僅要載小朋友、成年人,也要載老婆婆才行。”其實這又回應了“無有定法”:佛教在中國民間被迷信化,但這也不是問題,問題在於如何引導他們從迷信走向正信。如果佛教只是單純的說教,只會是拒人千里,亦會抹殺很多人心理上的需要,所以佛教要兩者兼備。

世界不停在變,無有定法,就由我們從心出發吧!

Chan Wun Ting
這一次旅程,對我來說,是一次非常難忘的經驗.

從前的我,與許多現代年輕人一樣,提起佛教,只會想到寺廟,佛像,與嗆鼻的煙霧。但因家人信奉佛教,每逢節日,也只好不情不願地跟到寺廟參拜。當初決定參加這個體驗營,除了想了解佛教能在中國扎根多年的原因,最重要的,還是覺得能以如此優惠的價錢到北京走一趟實在是太值了。真的沒想到,這次旅程竟然成為我生命中ㄧ次非常重要的旅行.

踏入柏林寺時,已經是傍晚時分,未能好好打量這座寺廟,只覺得它闊大空曠,沒有一般寺廟的’煙火鼎盛’與商業化。而房間,完全不是我想像得髒亂不堪,而是非常乾淨整齊的。

第一天,早上五時就要上早課,對於一個典型的香港青年人來說,當然是十分十分的不習慣,於是只好睡眼惺忪地唸經。那時不知道要念的篇幅有多長,心中常不耐煩地想: 怎麼還未完......

不過,不習慣的感覺只持續了一天,很快的,我便喜歡上這種有規律的生活。每天早睡早起,唸唸經,坐坐禪,聽聽道,吃吃飯,睡睡午覺,一天很快便過去,心中感到平靜而充實.

學習禪修,是我很喜歡的其中一個活動。透過觀察自己的一呼一吸,很神奇地,我發現真的能令心靜下來,完全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。禪修完畢,雙腿雖然麻痺痠痛,但精神卻變得異常飽滿。

在營期間,還發生了一件對我來說很重大的事情。陪伴了我十多年的貓咪去世了。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,我傷心得幾乎崩潰了,哭了一整個晚上。後來經過小參,聽了師父講述生死與人生的意義,明白到生死有命,我的眷戀和牽掛反而會阻礙它前去輪迴投胎,我能做的只有幫他多唸經,多積功德,讓它能夠離開畜牲道,下輩子不再當一隻只有短暫生命的動物.

每天聽著師父講道,我反省了許多自己的過錯,亦對自己許多的不懂事感到悔恨。從前的我,與家人關係不太好,總是把家人的關心當成嘮叨,重視朋友多於他們,但聽了小雪的分享後,明白到能夠成為一家人需要多大的緣分,父母的愛有多無私。其實回想起來,每次當我遇到挫折的時候,都是他們在身邊鼓勵和支持我,真的不懂,從前我怎會捨得把他們掠在一邊,讓他們失望難過。

從前的我,一直沒有甚麼目標,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做甚麼,每天就是渾渾噩噩地過,聽了師父的講道,明白到要珍惜當下,“萬般帶不走,惟有業隨身”,我們生來死去雖然沒能帶走甚麼實在的東西,但我們所做的事,不管事好事或惡事,都會永遠跟隨著我們,成為許多事情的因果,所以我們一生中應該多做好事,為自己和身邊的人種下善因,增添福報.

最後,我要再一次感謝讓我能夠參加這次體驗營的每一個因緣。

後會有期了,柏林禪寺!


HOME PREVIOUS
首頁 前頁

香港佛教聯合會
香港灣仔駱克道338號
電話 : 2574 9371

email address電郵地址